地煉異軍突起 重塑我國原油進口貿易格局

2016.09.26

生意社09月26日訊
  海關總署最新發布的數據顯示,8月俄羅斯超過沙特成為當月我國最大原油進口國。這是自去年以來,俄羅斯第八次單月對我國原油出口量超過沙特,躍居榜首。

  雖然從年度進口量來看,沙特依然是我國最大原油進口國,但其在單月進口量上的“冠軍”地位已經頻頻失守。除了俄羅斯之外,在今年7月,非洲產油國安哥拉實現逆襲躍居我國原油進口國的榜首。

  其實,我國原油貿易格局的變化與去年以來民營地方煉廠這股新崛起的原油進口勢力有著一定的關系。

  長期以來,我國原油進口實行進口權和使用權雙權管制。在2015年之前,原油進口幾乎為大型國企、央企所壟斷,民營地煉企業苦求而不得。直到2015年,原油進口雙權才逐漸向地煉企業放開。

  據行業內部統計,到目前為止,全國已經有16家地煉企業獲得進口原油使用權,額度為6453萬噸;還有3家正處于公示期,尚未正式獲得商務部批準,額度為984萬噸。另外,有12家地煉企業獲得原油進口權,額度為4929萬噸。

  國際能源研究機構行業分析師鄒敏珍表示,2016年我國原油非國營貿易額度是8760萬噸,預計今年我國地煉原油進口量為6100至6300萬噸,或占全國原油進口量的16%左右。隨著后期更多地煉企業獲得原油進口權和使用權,地煉在我國原油進口貿易中所占比重還將越來越大。

  來自青島海關的數據顯示,今年7月山東口岸進口原油860.9萬噸,同比增加40.7%。其中,民營企業進口224.1萬噸,同比增加11.8倍,占當月山東口岸原油進口總量的26%,這一比重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3.2個百分點。

  地煉的加入不僅使得我國原油進口量進一步放大,其進口的偏好也使得我國原油進口貿易格局正在悄然改變。

  由于沙特、伊朗等國家原油出口主要傾向長期合約,長期合作的客戶主要是國企。而作為新崛起的進口勢力,地煉從俄羅斯、安哥拉及南美等地采購量較大。

  隆眾石化網分析師李彥表示,在今年5、6、7三個月內,俄羅斯、安哥拉原油占地煉進口原油總量的7.3%和14.6%,而這三個月內,地煉從沙特的原油進口量幾乎為零。

  鄒敏珍介紹說,我國傳統原油采購地集中在中東和俄羅斯等地。由于我國地方煉廠集中在山東,從俄羅斯東部運油到山東大約只需5天左右的時間,距離優勢十分明顯。因此,地煉采購大軍的加入使得我國從俄羅斯采購原油的數量進一步增加。另外,委內瑞拉、巴西等南美國家出口的原油品質比較適合地煉的設備,因此也是地煉采購原油的重地。

  從全局來看,當前全球原油市場正從賣方市場轉變為競爭激烈的買方市場,資金充足、需求旺盛的中國買家成為各方積極爭取的對象。據了解,地煉異軍突起之后,在國際市場上,沙特等中東傳統產油國也開始向其伸出“橄欖枝”。

  從長遠來看,原油進口多元化符合我國原油進口的策略,也更有利于保障我國原油進口安全。

  鄒敏珍認為,沙特可能難以長期保持我國第一大原油進口國的位置。在2015年我國從俄羅斯進口原油4043萬噸,從沙特進口5054萬噸;而今年前7個月,我國從俄羅斯進口的原油數量比沙特僅少100多萬噸。根據中俄原油增供協議,到2018年,中俄原油管道二線開通后,從俄羅斯到中國的新增管輸量達到1500萬噸。屆時,俄羅斯可能超過沙特成為我國第一大原油進口國。

  國際能源研究機構普氏預測,預計未來5年內,中東原油占中國進口原油比例可能下降至50%以下。而俄羅斯將在中國獲得更多的市場份額。與此同時,拉美原油生產者將更加積極地把原油推銷至亞洲。預計到2020年拉美原油將占中國原油進口量的15%左右。

  (文章來源:新華網,作者:劉雪)

欧美日韩AⅤ不卡在线